❉White Day❉[真·all葉]

十里长亭:

找了半个小时,终于重新翻出太太的这篇文。在我的世界里,叶修还站在这个舞台上。十年,二十年,永远不变。你的荣耀不败。


偷偷開個群嘲✧(≖ ◡ ≖✿):



❀嗚啊啊啊結果還是遲了一點;H;本來想么八點整!我真的沒有張新傑大大的潛質!原諒我(>人<;)




❀節日快樂^q^~全文共11489字,多了點捉蟲工作量較大,先發出再慢慢改不著急XD




❀【ATTENTION】退役后設定。之前就想過的paro,但是只沿用了一些。終身榮耀選手葉修,搞金融投資的韓文清,機長黃少天,企業高管喻文州,醫生周澤楷,路橋設計師王傑希,榮耀職業比賽解說嘉賓張新傑,世界聯賽有,我還漏了誰沒??記得提醒下博主╰(*°▽°*)╯




❀今天刷蝴蝶的微訪談,真是…………………………………………………………u know【




❀CP實在有點……多……讓我暗搓搓地占很多很多tag誒黑XDD悄悄地【。如果你的本命CP投餵不足請務必不要打博主——(。




❀最後小小地喊句:一輩子榮耀>{}<!!!榮耀不敗!!!!!!




 




 




❉White Day❉[真·all葉]




 




那是一个平常的周五早晨,云彩多得大片大片盖住了天空。早早地东方便开始发白,接着云片开始飘动,朦胧的太阳出来的时候,似乎整个穹盖被刷的一声点亮。




 




清晨的空气静静地流,微微发凉却有些沉闷,湿度大得让快走的人难以呼吸。乔一帆一如既往地早早起床。他在还不甚明亮的天光中打开了露台的大门,闭眼感受着风,整理新一天的思绪。




 




兴欣现任队长乔一帆,二十六岁。荣耀职业联赛第十五赛季MVP,在叶修退役后完美地接过了兴欣的担子,并在当赛季率领着没有叶修的兴欣第一次登上了冠军的王座。人们称他既继承了微草前队长王杰希的稳重和牺牲,同时又继承了嘉世前队长叶修的担当和可靠,不愧是曾在两位荣耀史上最伟大的队长麾下受过指教的人物。




 




事实上他自己一直清楚,自己的作为哪里能够比得上那两位令人尊敬的队长。只不过是一步一步地、按照他们所教导过的方式一路走来,小心翼翼地不出错罢了。




 




他仍然记得叶修前辈退役的时候对他笑了笑。他拍着他的肩告诉他,说,一帆你一定没问题,只要按照你自己的步调走下去就好了。




我相信你。他说。




 




时间的流逝快得始料未及。已经不复年少的人不知所谓地叹了一声,手机的振动却把他九霄云外的思绪扯了回来。




 




是陌生的电话,乔一帆还在犹豫要不要接起就见包子在他俯角六十度与地交叉的位置蹦跳着,像是隔山喊话似的叫:“一帆——!你包裹——!”




 




乔一帆慌忙对他做手势让他小声,如果吵到附近的居民就不好了。同时他也了然,方才那通电话,应该多半是快递小哥。




 




远处包子很懂的样子不迭点头如捣蒜,闭紧了嘴不停对他招手。




 




乔一帆只好又贪恋高处的空气一般赶紧伸了个懒腰,然后噔噔噔地在包子的招魂中跑下楼。




 




 




年轻的兴欣队长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对着包裹发呆。包裹不大,两个手掌一张大概就能抱住;也不沉,轻轻颠了颠,里面是细小物件被摇动发出的声音。




 




他边思忖边拆包,左撕一道右剪一下,一个精美的包装盒露了出来。




 




是什么呢?




他五秒后就明白了。




 




满满一盒子都是巧克力,被雕琢成“荣耀”两个字。在室内的稍显晦暗的光线下,泛着漂亮的白色隐辉。




 




是粉丝吗?




他有些忐忑地捧着盒子站了一会,不知所措。很快他摇了摇头不去纠结这个,把那个盒子塞进了冰箱。




 




 




今天是白色情人节。




 




喻文州自是不会记这些节日,他是被黄少天刷醒的。而他自己,对于这个节日的混沌模糊提不起劲已经到了不能救的地步。




 




『队长啊!!我来找你掰花瓣!!啊你别觉得奇怪啦,就是今天是白色……呃……情人节?好像是这么说,总而言之我也不知道它为什么连三月的也叫情人节。毕竟二月那会公司很忙啦。年初刚放完假很多人都要回家,那几天要飞的航班特别多,也没过什么玩意节!但是我好想给叶不修那家伙送点……啊啊啊啊总之队长你懂得啊!!!』




『难得过节嘛……所以就在想要不要稍微……队长你说是巧克力好还是曲奇饼干好?刚刚网上查的。嗯不对,好像说得有点儿远了。』




『队长你说我是送——不送——送——不送——』




 




『少天,冷静点。』喻文州不紧不慢地敲,『你给它脸它是情人节,你不给它脸,它就是个周五。』




 




『哦……』对面有点蔫,『那,那个啥、队长,你最近好吗?楚云秀还跟你在一个单位吗?』




 




『挺好的。在呀。』他一字一句地回,『不过她最近被调到宣传那边。我们组里,你知道的,有个姑娘跟她不对付,使坏。』




喻文州知道是什么让黄少天那么快地转了话锋——也只能是那个人了。那个人退役之后整个人消失不见,只能在QQ上找得到他。喻文州找了叶修很多年,仍然不知道他身在何处。黄少天也是,因此他向来对于叶修的动向避而不谈。




 




『什么!!切!』这时候对面黄少天飞快地表示了不屑,『联盟出去的人才能力还能差么!再有人捣乱也是你们老板太有眼不识泰山!』




 




『是啊。不说这个,你呢?最近飞行还顺利吗?』




 




『还好啦……江波涛那家伙说要被我烦死了。』




江波涛是这两年刚考到航线运输的驾照,结果刚好被配去给黄少天当副机长。上任的那天据说江波涛大大是哭着去的,在群里反复表示了近距离实体噪音骚扰下依然为了人民坚持工作的决心才被嘘寒问暖个不停的众人幸灾乐祸地放走。




而黄少天则表示他这方面还不满意呢。给他调个熟悉的副机长,还不如给他换架787开开。




 




『不过最近,』黄少天那儿顿了一会接着打道,『不太好弄。你也知道吧,那么大一架飞机还没找着呢。这几天航班减了一半,公司这莫名其妙的投诉也越来越多了。就连我们有个空姐不给那客人留电话也特么投诉……总之我都不想say了,也就顺便请了个假。』




『但是啊。我飞过这么多的地方,但是那家伙我竟然一次也没见过。』




『队长你说、叶修他是不是也直接失联了呢。』




 




『我怎么……』喻文州正打着,突然传来了门铃声。于是他一个个删除了打字框里的文字匆匆换上了个“稍等”,起身便去开门。




 




——一盒白巧克力。




上面写着荣耀的白巧克力。




 




喻文州捧着那个盒子坐在桌前,目光像是情人的手一般在那白色的表面轻抚,不住流连,眼神里满当当的都是怀念。




 




这两个熟悉的字体,喻文州也是许久未见到。虽然他现在依旧追着当下的联盟比赛看,有空时也不时亲手玩玩。蓝雨的下一代并没有术士的选手,索克萨尔最后还是留在了他的手中。当他不时上线玩玩时,总是能引发一波围观骨灰级大神账号的热潮,还有不少PK邀请。以前在队里,以比赛为重,喻文州向来是让大家尽量不要理会这些。但现如今退役了,喻文州也很乐意操着他气死半个联盟的手速,把那些热血澎湃的挑战一个个虐翻。




但这些,对于从前的训练和比赛中已经深入骨髓的这两个字,仍然已经算是莫大的疏远。




 




他蓦然有些感慨。盯着那两块巧克力良久,琢磨着到底是谁送出的。




渐渐地,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名字。




 




可他不敢确认。




 




『少天。我收到一盒写着荣耀的白巧克力。』他还是决定先核实一番。




 




『你也???!?!!?!?!!!!』那边反应很激烈,『我还以为是粉丝呢?但是你的地址也能知道的话肯定就不是了!到底是谁?????怎么会这么清楚我们的地址……不会是STK吧?天哪一旦接受了这种设定相当可怕不是吗??哎呀,那盒巧克力是什么做的?白的……橡皮??对,肯定是橡皮……』




 




喻文州笑得无奈:『你说的,今天是白色情人节吧?』




 




『……嗯?对啊!』




 




『而且,巧克力上的字是荣耀?』




 




『对——』




那边突然静了下去,显然也想到了什么。




 




过了好一会,他看见与夜雨声烦定格了许久的聊天框又刷新了一条信息。




 




——『队长。我更想见他了。』




 




 




此时,Q市市中心的高楼里,有人在透彻明净的落地窗边负手而立。




 




这种君临天下的视角令人喜爱。这个人刚刚在办公室里守了一晚上的国际金价,确保几个小时前豪迈下手的那笔巨额投资没有遇到什么根源上的阻力。




一夜没睡的感觉显然不太好,这让他的脸色又阴沉了一分。但是站在自己的领地俯瞰,天空在平行于视线的天际开始发亮,卷层云就在自己的面前堆积起来,耳边似乎能感知静止的风正温柔地流过。再遥想数年前荣耀赛场上的辉煌与疯狂;韩文清垂首,默默看了一眼自己手上仍然缠着的绷带。




 




退役两年后,他被诊断为用手过度。最后几年燃烧生命似的拼杀,使得他在接下来的这几年将不再被允许过多地触碰键盘鼠标。病历上写着的时限,是每日最多两小时的手部高强度活动。但韩文清每天都会在荣耀在线两个半小时以上,才会依依不舍地、动作竟有些磨蹭地退去。




 




即便如此,他还是被媒体赞为最成功的退役选手之一。一方面,令大家都大跌眼镜的金融头脑和投资天赋给了他这个头衔;另一方面,在外界眼中,他跟与他同期、退役后就不知所终的叶修大神比起来,现况实在是好了太多。




 




结果,他连最后的这份荣耀、都拿得像是叶修让给他的一样吗?




 




韩文清不语,右手张开在胸口握成拳。手心里攥着的,是一把小巧玲珑的千机伞。这是叶修在消失之前,最后送给他的纪念礼物。




 




当时那家伙仍然是一脸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笑着,扬手之间那个半透明的小物就从他的指尖脱出。韩文清愣了一下很快伸手抓住。




“给我十年的伙伴——老韩。”对方故意油腔滑调地说着。但他没有说“对手”,他说“伙伴”。




 




“什么?”韩文清下意识地皱起眉头。




 




两个人的身后,仍是成千上万的粉丝振聋发聩的哭泣和挽留。对于这两个潇洒离开的背影,粉丝们都有太多话要说。这两个对于联盟来说像是创世神一般的人物,不管是嘉世的还是霸图的还是兴欣的——不会改变的是,他们是叶修和韩文清,是永远不变的、他们心目中伟大的斗神和拳皇。




但凡是荣耀的粉丝,都在这一刻激动地站起身来。他们像是受到了某种神秘力量的感召一般,竭尽全力地嘶喊。两位他们心目中的神齐齐退役,没有人可以坦然说舍得。不论是哪一家的粉,这一刻都是荣耀粉——他们把所有对于荣耀的热情化作最高分贝的吼声,合着洋洋洒洒落下的七色彩片,送别这两个分别都曾屹立在联盟巅峰的男人;声浪在偌大的万人体育馆里盘旋回响,因为这两个人令他们相信荣耀不倒。




 




那样的巨响很快让韩文清听不真切叶修的回应。那张总是慵懒翘起的薄唇在眼前翕动,韩文清只听得“再会”二字,便看见叶修独自一个人转过身,向着通道的另一头走去。




 




他低下头看看躺在手里的小东西,一把千机伞。韩文清收拢手指有力地握了握,感受着那种触手可及的实感。




 




 




之后韩文清找人打了条链子把小小的千机伞模型挂在胸前。心脏跳动的时候,胸口时时都能感知那丝凛冽又温柔的冷意。




 




他看着早晨的天空早已发亮,街上的人们又庸庸碌碌起来。新的一天又开始了,他却收不住直捣过去的思绪。韩文清低头,仍是不语。几年来,不论一个人经历过多少事,难以计数的波折和挫败,亏损和周转艰难,外界风声不断,他却仍是一往无前的拳皇大漠孤烟——他无需言语。




 




早晨金色的光束慢腾腾地照亮他的额角、脸庞、下颚轮廓,又从他的身后钻过往桌面上挪。那儿有一个拆开的、装着白巧克力的精巧包裹,屏幕上那个笑字头像弹跳出来,说着,『老韩,惊喜不?』




 




 




确实很惊喜。




 




王杰希今天的晨练内容是打太极剑。当他一个古树盘根低眉垂首随着剑指方向看向身后的时候,正好看见小区门口似乎已经惊呆了的快递小哥。




 




签收之后王杰希平淡地睁着眼睛,目送小哥逃也似的蹬上车离开。然后他才低头看了看怀中的包裹,寄件人匿名,收件人王杰希,而备注赫然是“到了目的地请送给一个眼睛一大一小的人”。




 




前微草队长表示太极剑调养身心令人心平静气,尤其是这种收到某人包裹的关键时候,真是维持风度的好东西。




 




他看了看天色扛着包裹上楼,到了家没有急着拆开,而是点开了职业选手群。




 




『各位这个时间点有没有收到一个包裹?不大。也就二十厘米见方。若是收到了请千万不要签收,麻烦快递公司退回发件者那里。』




 




流云:?




夜雨声烦:?




木恩:?




无浪:?




迎风布阵:黄少天好小子你行不行,一个问号都抢不过小卢。




 




然后在黄少天气愤的刷屏之前,王杰希等来了他想要收到的回复。




 




君莫笑:大眼儿几天不聊心又见脏啊。




 




他忽略了大段文字泡直接把君莫笑的信息刷跑,敲了一句,『跟你有什么关系?』




 




那边没话了,然后却是私聊窗口弹了出来。




——『老王你不要拆穿我啊。』




 




对面用的叹息的口气,太过于熟悉形象,令王杰希好似能看见对方的神情一般。




这句话两人也一点都不陌生了。毕竟,他总是最善于懂他的人,叶修本人也清楚。至于原因,大约是两人很多方面相当相似,或者贴切地说、异曲同工。




 




『最近好吗?』他没有理会对方的嗔怪,因为他知道他们二人之间的同步无需多说。




 




『好好好。』刚发出几乎就闪了出来对方敷衍一般的回复。




 




『寄的是什么?』他问,然后那边回了一串省略号。




 




——『你看都不看的?唉我真是伤心……』




盯着这句话,王杰希已经开始找剪刀动起手来。




 




然后,他就看到了那个圣洁的、白色的“荣耀”。




 




『怎么了,终于想我们了吗?』他发了个微笑的表情,看着盒子里的“荣耀”,很是戏谑地打趣着。




 




『有点。』对方竟然老实承认。




 




『另外,』他直白地问,『告诉我你是如何知道我家地址的?』




 




对面显然是愣了一下,隔了一会才动起键盘上的手指。王杰希猜想他会不会超没品地回个“你猜?”“我掐指一算”什么的。




 




『天机不可泄露。』




屏幕上闪现六个字。




 




——其实也差不多。前微草队长无奈地笑着。




 




 




而刚刚过去的一个早晨的H市,当下仍然是不失安静和清爽。寥寥几辆车从兴欣门前的那条不宽的街道擦肩而过,行人三三两两,游走在这个还没完全睡醒的城市。但是目前已具有相当规模的兴欣俱乐部里,却已经是人声鼎沸。一个人影举着一个盒子从走廊里呼啸而过,盒子里的东西随着他的跑动被颠得叮当作响。




 




“哈哈哈哈哈哈,老大给我的礼物——!!!老大给我寄礼物了!!你们都有没有啊?老大一定是处女或者金牛我跟你赌!真是太守时啦说来就来!!”包子高声叫着,在刚刚有些蒙蒙亮的走廊里疯跑。




 




已经远远地追不上的罗辑简直想哭但是哭不出来。他深刻地体会到了“我的心中没有一片草原可供包子驰骋”的痛楚,现在,他只想放一只冰狼过去把那家伙叼回来并且拿回叶修前辈难得的给自己的礼物——是的,包子现在正举着罗辑的那盒巧克力用风的速度勇往直前。




 




“小心不要摔了……”最终他也只能黔驴技穷嘱咐了这么一句,因为早已感到了与精神病人相处到底有多无奈。罗辑在心里默默地为心理学系的同学点了根蜡。




 




“别跑了,多大的人啦……”他们的队长乔一帆从楼上探头下来,脸颊还是红红的。




 




这是……都收到了队长的礼物?




罗辑很快意识到了,虽然还有些反应不过来、本能也有些不想接受,但这不妨碍他180智商的大脑正常运转。更为令他惊讶的是,他的大脑还觉察到自己失落的情绪,且不知从何弥漫着一股酸味。




 




“小样。”魏琛叼了根烟出来,一脸不在意的样子。




 




你先把你高高顶在头顶的盒子拿下来再说话!!罗辑在心里怒吼。




 




“哈哈哈哈!”他的身侧一道人影窜出,方锐也用一个流氓举砖头的姿势拿着叶修给的盒子一脸我最吊的样子蹦了出来,“包子!年轻是好事啊!来我跟你一起跑!!”




 




“好ooooo!!!我就知道你一定是狮子座对不对iiiii!!”包荣兴的尾音在空气里颠出了兴奋的颤抖。




 




陈果叹了口气,她真想把这群胡闹的家伙全部解雇。




是的,解雇。目前来说,本赛季还在打的基本只有第六赛季及以后出来的选手了。而方锐,目前在兴欣担任经理;这是叶修亲手交给他的,说是信任他的能力。魏琛更不用说,被委任担当战术指导,继续用他老道又猥琐的经验发光发热。两个人对于这样的退役后去处都是相当满意,这也算是各得其所。




 




——唯一的遗憾,就是叶修依旧不知所踪。




就连苏沐橙也说不太上来他的具体位置,或者说人家根本就是回家了也不一定。但是能够确定的是,在叶修走后开始分权的时候,他们才发现之前一直以来这位大神的身上,到底压了多少担子。




 




他们替他一个个分担掉了,重新轻装抖擞精神起航了,拿到冠军宝藏成为海贼王了,这个最大的功臣却没办法来跟他们碰一个杯,围坐一起欢笑畅谈以后的美好。




 




想到这里陈果不禁叹了口气,抱紧了怀里留有叶修字迹的巧克力盒。




 




这时前台突然有人打电话,说是有人拜访。




 




陈果很快认出了那个青年。身材颀长背着光走来,领袖气质相当强,以至于一直等人走到面前,陈果都没能说出什么招待的话来。




 




来人是新嘉世的队长,邱非。




 




他的战斗格式在第十四赛季,破例以并没有登上冠军宝座的成绩问鼎了当赛季的MVP,连叶修也是啧啧称奇,惊叹的声音中满是自豪。




 




等陈果反应过来,这时年轻的队长已经在她面前站定,非常礼貌地问着:“我想问问……队长他是否在这里?”




 




陈果只花了一秒来理解邱非所说的“队长”的意思,然后她再一低头看见邱非手中荣耀巧克力的盒子,顿时一点也不奇怪了。




但是很可惜,她只能给予他否定的答案。




 




 




邱非站在兴欣的大门外,只觉得心乱如麻。所有思绪只化为一口热气,随着他的吐息消散在这个白色情人节的清晨凉爽的风中。




 




这些年他一直在寻找叶修,每每在QQ上追问对方却总能被巧妙地闪开——就如同当时用他的战斗格式去打队长的一叶之秋一般。这是贯穿头尾的、绝对强势的印象。




 




他有些颓然地捧着那个纸盒,良久轻轻将脸颊贴上,希望能够感知到一丁点数十小时前、他的前辈曾经触碰在这上面的温暖体温。




 




——等我终于登上你曾经登过的高峰,看见你曾经看过的风景,你却已经不在身边。




 




他又长出了一口气,大步向嘉世的大门迈去。




 




 




还是早晨10:00整,B市国家体育场,崭新年轻的微草将在二十多个小时后、主场迎战也已经改头换面的蓝雨。提前一天地,张新杰便准时来到场地与比赛的转播方进行接洽。




 




迎接他的人是常先,他的新搭档。这个年轻人在追着兴欣报道了六七年之后,联盟的转播方对他伸出了薪酬待遇比起战队记者要更为优厚一些的橄榄枝,聘请他来解说荣耀职业比赛。那小子听说之后相当兴奋,在兴欣里没忍住喜悦就这么一说,大家都非常开心他能够找到这样的工作,毕竟这可谓是在他毕生的传播生涯中又迈进了一大步。甚至连安文逸也拉着他跟他理性地分析了年龄渐增跟着战队到处跑太累云云,总之全队都极力地敦促他尽快走马上任。




 




他为这些人的善良感到激奋又感动。下定决心那晚他又悄悄地私敲了叶修大神,在得到同样的赞同和鼓励之后他终于感觉心里的石头落地一般,迅速给了联盟转播方肯定的答复。




 




而令他意外的是,刚刚退役下来的“黄金一代”、霸图前任队长张新杰成为了他的搭档。这让常先更是受宠若惊。因为电视台本就想沿用潘林和李艺博这样一个代表专业眼光、一个代表观众心理的配合形式;他们的意外之喜则是,常先同样是一个嘴皮子利索容易讨观众喜欢的荣耀知识精通者,而张新杰更是跟李艺博同是来自霸图,且个人能力远远在转播方原有的期待之上。




 




可是,也正是这一点,让常先万分不明白张新杰的抉择。照理说,这些退役了的职业选手们——上至家喻户晓的顶尖大神,下至混的较不如意的、几年前也还曾是联盟里的年轻小辈——他们在担当职业选手期间早已经有了不少的积累,大都在一线城市有房有车。按照普通人一生的历程来看,这已经是可以安度剩下的人生岁月的时分了。只不过电竞行业稍微特殊,选手退役时间比起他们要走过的一生来说还是略早了些,于是大神们为了给自己找点儿事干,这才各求发展。




 




简单来说就是,要有谁说大神们退役后找工作是为了谋生,常先能把自己一口牙笑下来。




 




但是眼前这个选手——身上头衔众多,得过冠军、当过主力、干过队长,荣耀以外各方面能力也都是联盟中绝对排得上号的一位——为什么最终还是走了荣耀解说这一条看上去相当狭窄的路呢?




 




没有人知道。常先看着眼前张新杰得体地回应着,举动绅士谈吐优雅,且与他合作的比赛,向来没有从前李艺博那样看不懂形式乃至被比赛走势啪啪打脸的情况出现。这么一个优秀至完美的人,有什么理由走出了选手席回身便走入了嘉宾席呢?




 




两人参观这个巢形建筑物的解说席,张新杰一一看过整个场地的环境,也是不断客气地称赞着。他抚过解说席中特意放置的一台作为监视器用的电脑,十指摆上了键盘却又放下,镜片后的视线均匀扫过演播室里的一切物件熟悉着,却唯独在屏幕上的“荣耀”二字上一滞,好似不经意地多呆了那计算精准的五分之一秒。




 




常先一直小心留意着新搭档的一举一动,先前是为了留下好印象,渐渐地便开始探求对方屈伸于一个小小解说嘉宾的原因。在注意到张新杰目光这一停滞的时候,常先恍然——他好像有些明白了。




 




——还是舍不得。




 




 




其实张新杰自己也不甚清楚自己为什么这样执着地在一棵树上吊死。想来这些退役的优秀选手里,恐怕除了他,就只有叶修是还没有自己另谋出路的消息了吧。




 




但是他还是在各种各样的舆论中坚定了这个选择。他热爱荣耀赛场上的感觉,虽然那份能够被轻易煽动的热血,从来不会被他对任何人诉说。现如今,就算无法切身感受,这个解说席总还是离战斗和厮杀最接近的地方;这让他有一种饱食一顿一般的满足感。




 




也许至今仍然消失的那个人,跟他也是一样的想法呢?




张新杰思考着,目光落在了被拆封的巧克力盒上,带着几丝不可说的温柔。




 




 




与此同时,S市市中心的轮回俱乐部里,一个蒙在被窝里的人被连续不断的门铃吵醒。




 




催命铃放声大叫,源源不断地灌进轮回现任队长的耳朵。被子里的人猛地腾起,套上外套骂骂咧咧地去开门。




 




他是第一个成功地一眼认出包裹上叶修笔迹的人。所以一大早被吵醒的仇恨立即有了转移对象,孙翔吼着“叶修你个大混蛋!!!”一边有些不稳地东倒西歪走回房间,显然还远远没清醒。




 




算了,今天本来也要动身去客场,飞机上将就将就得了。孙翔平复着自己的心情打开了包裹,白色的巧克力出现在他的眼前。




 




“‘荣耀’?这啥?”他挠着头自个儿念叨着,把那片白巧克力用两只手指拎起来翻来覆去地看。




 




孙翔还是挺先进的,不像他那些早早就“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图打荣耀”的前辈们。他翻了翻日历,确认今天是否就是三月十四日。




真的是白色情人节!孙翔知道这天送礼物的意义,耳根不由得有些发烫。




据说二月十四日正统情人节的时候有两份给叶修的巧克力,仍然不知死活反应迟缓地寄到了叶修早已不再的、兴欣的所在地。当时陈果一边感叹着叶修这个妖孽,一边猜想到底是哪两位这么缺心眼儿;现在看来,其中有一份,大抵就是出自轮回孙队之手。




 




“哼、这家伙,真是阴魂不散!”他想到这里,猛地冲到洗手间用清水拂脸,一边很是有些不坚定地骂道。




 




 




而另一份寄错的巧克力——你没猜错——正是来源于张佳乐。这人退役之后屡次跳槽,说是自己不满意现有职业一直挑剔,他自己恐怕都不信。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人品就差成这样,比赛里一直幸运E就算了,退役了仍旧如此。反观联盟里几位同期大神一路节节高升,这真是相当说不过去。




 




他目前找到了在水族馆的工作,每天看看小动物、给孩子们讲讲知识其实还是挺快活的;他索性窝在馆里的职工宿舍,尽管职业选手时期积累的财富令他得以购置了一间挺大的房子。闲着的时候,招呼着室友一起打打荣耀,他带着他们那些新手过副本,高级的副本也有些力不从心起来。于是很多人都敏锐地发现了张佳乐对职业选手时期的怀念。而到现在,有时候馆里的舍友都会缠着让他讲讲职业联赛的时候——他有多悲催。




 




而也因为住在职工宿舍,叶修寄到他家里的巧克力也就寄个了空。等到下班回家,张佳乐恐怕又要荣幸地成为联盟里最后收到叶修巧克力的人,鲜活又完美地诠释了“人品差”一词。




 




 




被楼冠宁拜托作义战技术指导的孙哲平,拿着六盒子好看美观的“荣耀”巧克力走进训练室,自己留了一份之后,把剩下五个盒子摞了起来,重重地放在楼冠宁面前偷看股票的显示器边。




 




楚云秀拆开那个意外好看的盒子之后,趁着时间尚早赶紧打电话把没有比赛的姑娘们都叫了起来,几个人一碰头,便开心地聊起了工作和时装,刹都刹不住。




 




吴雪峰很是诧异地接过了越洋的包裹,他立即认出来那个熟悉的字体,变得成熟了些。包裹里面,是写着荣耀的白巧克力。他追想着十多年前小队长递给他巧克力时都不敢正眼瞧他一下的样子,忍俊不禁。




 




郭明宇和方士谦也分别在各自的住所收到了荣耀巧克力包裹,盒子上粘着的欠条让他们很快地意识到了礼物的寄出者。两个人都相当怀念地感慨着,那些尘封十余年的回忆一点也不沉重,反而令他们不由自主地勾起嘴角。




 




林敬言、田森、吴羽策和于峰收到的巧克力盒子倒是同一批次的,里面夹了一张纸条,“不管打不打荣耀了,都要加油”;还有一张则在衬托下显得极其不正经,写着“我敬你们是条汉子”。




 




唐昊、邹远、许斌和刘小别收到的,是带着“我看好你们”和“猜猜哥在哪”纸条的巧克力;而几个人在职业选手群里面一信息交换,顿时对这位退役失踪的前辈大神理都不想理的。




 




高英杰、卢瀚文和曾信然也受到了叶修的匿名礼物,几个人满头雾水地去找自己前队长一问冷汗都下来了,想到白色情人节的特殊含义更是脸红到不行。他们倒是开心了,只是被询问的几个队长听到这些与叶修交情远没他们深的小辈也有巧克力,很是有点不是滋味起来。




 




肖时钦和江波涛两个人,收到了“祝早日净心”。




 




嘉世几位老队员都分别在群里看到了白色情人节的相关动向;这几个人,说是不期待自己启蒙时期一路带着自己走过的队长的礼物肯定是假的。结果左等不来右等不来,临近傍晚终于有快递送到。几个人饿虎扑食地夺过盒子,却只见里面的巧克力呈现了一个大大的“哼”,在盒子的一隅还有一张光明磊落的纸条:“东西我换的。苏沐橙留。”




 




……




 




一个早晨过去,几乎所有与叶修有过较深交道的几位选手都收到了这份特别的礼物。当然,对有些人来说送的是祝福,有的送的是嘲讽(没别人了好吗),还有的、送的却是真正的情人节巧克力该有的含义。




 




但是不管那个特例是不是自己,诸位选手却都开始浮想联翩,粉色的小花荡开成片,五彩的泡泡乘着幸福飞,大家趁着君莫笑没在线在群里讨论得热火朝天。




 




周泽楷就在上午默默地看了一眼消息就放下了手机。上午他有一台挺大的手术,为此他做了不少准备;即使此时听说大家都收到叶修礼物之后昔日枪王的心中着实百爪挠心欲罢不能,但他还是按时开始了术前准备。




 




荣耀第一人退役之后当起了医生,这让不少的粉丝大跌眼镜。后来周泽楷在微博上解释说自己本就是学医的之后,哗然一片的荣耀圈这才稍微回过了神。粉丝们在那条微博下刷着“理工科的泽楷大大简直so sweet呢XD”“白大褂的小周也超美味^q^”“医生大大prpr!!!”等等,选手们在群里刷着“看不出来啊小周!翻身做主人!”“天噜医生能赚好多钱啧啧”“枪王以后在全中国也是鼎鼎有名了苟富贵勿相忘啊!?!”……等等等等,以此来表达对周泽楷的美好祝愿。




 




叶修虽然人还不见踪影,但是消息相当灵通。当即就冒出来敲他:『不错小周,好好干!』




 




他一句『谢谢……』还没打完,对面又蹦出一句。




 




——『以后我出啥事了找你治啊!』




 




这样说可一点也不开心……周泽楷默默地看着,最后只能相当干涩地回了一句,『……嗯。』




 




 




周泽楷刷卡进入手术楼,电梯巴掌大的屏幕上红色的数字跳动着。到达骨科的楼层后电梯门安静地滑开,整个空间充斥着罐装液氧的清新。周泽楷走了出去,走廊两边都是生机勃勃的绿色,尽头是骨科的第一手术室。他在门外用特制的消毒液反复清洗双手,那双曾经的键盘鼠标上飞舞的手,此时在清水的冲刷下竟白皙得有些剔透。他戴上专门的手套站在门前等待着虹膜的扫描,门里助手已经接好了病人,只等他拿起那把小巧而冰凉的钢刃。




 




同样是稍有紧张的场合,但这种极度的安静与从前赛前备战室的气氛大不一样。所谓“命”终于不是射出几百发子弹仍然坚挺的东西,而是只需用手上玩意轻轻一抹就能烟消云散的、不能更确切地感受到的真实。




 




麻醉师拿着面罩与患者攀谈,令其放松。然后他看见那个透明的面罩渐渐覆在了病人的口鼻之上,这种无色无味的气体,很快就能将躺着的人彻底催眠。




 




虽然处境不同,但很多时候心境却是一样。短短一霎,叶修曾经说过的话语、对荣耀的理解,包括他带他展开的分析、帮他提出的意见、对他进行的开导……那些或有残缺、或是完整的碎片从他的脑海中划过,留下满溢的温暖与镇定堆积在胸口。




 




无影灯打开,周泽楷提起手腕,手指落下的地方却再也不是键盘。




 




 




他最终在中午才得以收到那盒子巧克力。手术结束后底下的小护士欢天喜地地举着巧克力献宝一般地跑过来,狡猾而暧昧地对他眨眼睛,吓得他差点以为是这姑娘时隔一个月又锲而不舍地给他做了一份。




 




……是前辈给的。




他很快辨认出来,虽然自己也说不上根据在哪里。




 




他用两指拿起,左手成掌在手腕下拖住,牙齿轻咬。




 




随着浓郁的甜味漫到嘴里,喜悦在他的胸腔里迫不及待地放起了缤纷的礼花。周泽楷一点一点地从那相当坚硬的巧克力中用牙齿强硬交换,下颚努力地闭合,终于嘎嘣一声咬下了一大块奶白色的巧克力。




 




他却蓦地感到,嘴里的触感,有一部分似乎不太像是巧克力。




 




“……咦?”




他发出一个疑惑的单音节。




 




 




几乎是同时,数十张含着叶修牌白巧克力的嘴巴异口同声地逸出了一句疑问。




 




『2014年3月14日晚八点整,哥让你们看看奇迹怎么写。』




 




“什么意思?”肖时钦皱了皱眉头。




“前辈……?”乔一帆愣了半晌。




“这啥——”孙翔死死盯着手里的卡片。




“哼。”韩文清随手把卡片丢到了桌上。




“还是看不懂。”喻文州笑着摇头。




“咳,吃饭时间。”张新杰拉回不由自主跑开的注意力。




“看来还有惊喜呢。”王杰希自言自语。




“这是什么意思啊到底叶修终于要出现了吗这人消失了这么久难道良心终于睡醒了么真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啊哈哈哈本少真是期待好久了到底有没有什么料啊有没有有没有有没有?!!!”有人直接从椅子上蹦了起来。




 




这时候荣耀官方网站上却是准点发送了一条消息,顿时各大网络平面乃至电视媒体都及时跟进,并且派遣记者进行了现场报道——




 




『我国电子竞技职业选手叶修,近日代表我国电竞界接受了来自A国关于友谊职业赛的邀请,这将是世界范围内的首次国际电子竞技联赛。』




 




『两国选手将分少青壮三组进行竞技,该国际联赛将于七月份开赛。届时,荣耀作为这次友好竞技的官方舞台,将开启国际范围内的直播,为全世界的荣耀粉放送这场旷世比赛。』




 




整个荣耀圈都震惊了,一直吵吵嚷嚷的职业选手群也安静了不少。




 




『下面我们来采访一下本次比赛的牵头者,我国电竞行业的先锋领路人:叶修。』




 




那个所有人都日思夜想的身影出现在千家万户的电视屏幕上。他瘦了些,变得更加成熟,皮肤仍是苍白,整个人却打扮得精神许多,那双黑曜石一般的眸子显得意气风发。




 




 




『我知道你们已经等很久了,虽然壮年组这个名儿可能不是很好听,呵呵。』那人却是答非所问地笑了笑,对着镜头意味不明地一眨眼睛,




 




『让你们久等了。这是我送给你们的礼物。』




 




——『节日快乐。』




 




 




Fin.




 




 


评论

热度(737)

  1. 羽傾-一隻浪到飛起的汪!偷偷開個群嘲✧(≖ ◡ ≖✿) 转载了此文字